找回密码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3410|回复: 1

魂断厄瓜多尔---马査拉Machala一位华人最后的故事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10-26 17:44:1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1.jpg
2017年10月26日星期四。事情发生在2017年的9月18日,当时马査拉华人刘星的妻子庄爱珠去世,向厄瓜多尔华人求助的事情,扣动了每个在厄华人的心情,一对从中国福建来厄务工的夫妻,因为妻子在医院去世,而无法出殡的噩运。事情已经过去一个多月,根据逝者丈夫的要求,为了感谢广告侨胞的帮助,把他们的故事发到到我们厄瓜多尔中文网,让大家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,下面故事由逝者丈夫刘星诉述。
2.jpg
刘星: 以下说的是我的太太庄爱珠在厄瓜多尔的人生最后的故事。
  我和我太太2001年在福州农业学院相识,毕业后我们交往了三年,平平常常的日子,虽然过得苦了点,但是非常幸福。
  事情的转折点从2006年开始,在我们相识的第五年,人生出现了巨大的改变,从此改变了我们这一生,当时我去日本的签证出来了,为了生活我去了日本,第二年她也申请,但被拒签,后来我们分隔两地,直到2012年我回到中国。
  当时她一个人在中国福清市的玉林饰品的一家精品店上班,由于那个店是两班倒的工作方式,所以每天有较多的空余时间,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他学会了赌博,渐渐地越陷越深,外面的赌债也越欠越多,最后当我和家人们知道这些事,令我是既愤怒又伤心,愤怒是因为她赌博,伤心的是自己去了日本六年,让她空虚以致让人骗去赌博。但是沉重的债务没有像人情如此简单,讨债的人接踵而致。当时我就提出了分手,并未提出离婚,因为怒气已经充满了整个大脑,分手后,她还在精品店上班,但是精神状态已经不是很好,那时的她只是有点贫血,还患有幼稚子宫,无法生育,但是我的父母从来没有因为这个和她吵过,双方父母都希望我们能好。
  2014年的4月份,她说她一个人很辛苦,想出国赚钱帮我们还债,最后她在2014年6月,来到他姐姐所在的国家厄瓜多尔。刚来的几个月都在她姐姐店里帮忙,但心情一直也没有开心过。到了年底,在姐姐和我父母的劝说下,我也决定过来和她一起赚钱,原谅她之前的过错,她也因此,为了我的机票钱,离开了她姐姐的店,去瓜亚基尔的服装店上班。

  终于,2015年1月份我也来到厄瓜多尔,当时一起住进了她老板的家里,和她一起上班,由于西语不好,我来这边一直也找不到工作,后来在朋友的介绍下,来到圣多名哥(Santo Domingo)。 租了一家服装店,她也辞去了工作,和我一起经营着一家小小的服装店,买店的钱也是从中国借利息而来,店里的生意也不太好,开店半年后,她的身体越来越差,出现严重贫血,还患有白细胞过多的症状,当时就在当地跟她治疗,一个多月以后,她也恢复了健康,但是昂贵的医疗费用,花光店里所有的钱,以致在瓜亚基尔的货款都无法偿还。中国的讨债,瓜亚基尔的货款,让本来就紧张的家庭更加艰难。但是那时就想我们还年轻,钱可以再赚,最终在一年之后我们停止了营业。

3.jpg

  2016年我们来到了Montañita,接手了一家冰淇淋店面,工作也比较轻松,我一个人就可以,她有时间就来帮忙,希望用两三年的时间赚点钱把瓜亚基尔的货款还清,就回中国,可惜天公不作美,在同年7月我得了登革热,吃过当地医生开的药也没有好转,后来在Montañita的华人陈延斌的帮助下,我们来到瓜亚基尔的一家大医院,但是身上也就一千多美元,无法付掉医院的费用,我的太太和我都清楚,就算借利息都没有办法再借到钱,但是她还是到处打电话,到处碰钉子,老家的人也准备卖掉自己的房子和土地来支付我的医疗费用。后来在姐夫的三弟郑三俤帮助下,我顺利住进医院,在医院六天,她寸步不离的在身边陪伴我,恢复出院后,回到冰淇淋店继续工作,可是没有两天又因肺炎高烧不退,但是实在已经没有钱,最后去了郑三俤那边就医,我太太一个人开店,能有收入支付医药费,虽然不忍心,但是也没有办法,我之后又在郑三俤那边的医院住了六天,恢复出院,郑三俤前后一共借了五千美金给我。之后我又让国内借利息还清郑三俤的债务。登革热和肺炎一共花掉七千美元,无疑是雪上加霜,家人虽然也说还年轻,钱可以再赚,但是自己心里特别难受。

  2016年10月,我太太又出现头晕,后来又去她姐姐那里接受检查,查出来只是贫血,就喝了点水,开了点药,并让她补充营养。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恶魔已经开始悄悄来临了。
  2017年4月她又出现头晕,人越来越瘦,后面又去医院做了检查,检查结果还是贫血,我们也就安心的回家,这是她脑袋中的瘤已经有六个月了,开始我们谁也没有发现,从姐姐那边回来后,一切都很正常,没有什么特别。
2017年6月份起。她就经常犯困,医生也就是说贫血的犯困,困了就睡,饿了就差吃,我当时也粗心,做好了就她吃,吃完了就叫她去睡觉,店里的事情也没有叫她做了,偶尔人非常多时帮帮忙,期间也想让她回中国做检查,但是我们都没有身份,她怕回去之后出不来,担心我一个人在这边,坚持不同意回国,以致病情恶化,一切都来的太快,快的让人反应不过来。
4.jpg

2017年9月13日,我开始说头痛,饭也吃不下,勉强喝点汤,过一会就吐了,我当时非常害怕,马上带她去姐姐那边检查,医生说是胃炎,听到胃炎,我们还开心,胃炎比较好治疗,可惜当天挂药水一个晚上也不见好转,病情越来越重,大小便失禁,人开始没有了感觉,我们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天一亮就送到最近的马査拉一家大医院,医院查出她脑袋里面有瘤,瘤已经出水,脑袋里面积了大量的水,急需做放水手术,后来交了钱,做了放水手术。就转到特症病房,由于瘤太大取不了,放水手术后,身体特别虚,转院都转不了,我们一直用手机翻译软件,让医生无论如何都要救她,多少钱都要救,一面我到处打电话借钱,可惜没有借到,最后我的小学同学杨建华,借了五千美金,姐姐拿来了三千,,自己两千。
她的哥哥也从阿根廷过来,说人一定要救,多少钱他会出。我的父母也一直说,钱家里想办法,人要救活,可惜,我的太太,由于长期贫血,还加上幼稚子宫,常年没有月经,身体比正常人差,最后在特证病房,心脏永远停止了跳动。她的二哥还在飞机上,最后一面都没有见上,但是我觉得人生毁灭了一样,她还这么年轻,为什么上天如此着急招她走呢。
她这一生一时贪赌,从此就没有开心过,虽然我们都原谅了她,但她心里一直没有真正开心过,我只恨我自己对她不够好,太粗心,如果能早点发现病情,也许。。。也许。。。
2017年9月18日,下午17:20分,我的太太闭上眼睛,我们还沉在痛苦当中,医生过来谈需要办理最后的手续,于是我到收银处,医院开了一张一万多的发票,如不付清,遗体不让我们带走,如此庞大的医药费我没法承受,我当时就说,我也在医院不走了,万念俱灰之下,由我圣多名哥(Santo Domingo)的朋友郑琪琪的介绍,联系了一位微信名字叫 @A纹绣师小虾米 的朋友,从她那我联系到了马査拉的王志平先生,后来又联系到马査拉福音中心朱亨鹏,李述宝他们一起过来了十几个人,王志平先生还带来了律师,询问事情经过,得知事情经过之后,他们对我像亲人一般,帮助我处理我太太的后事,在马査拉华人和马査拉福音中心帮助下,用了两天时间,我的太太遗体才顺利从医院里取出来,移到殡仪馆。
在马査拉福音中心的帮助下募集了善款,帮我支付了医院费用和火葬费用,支付完还剩余两千多元。
在此我要感谢帮助过的好心人,我太太走后,在人生低谷的时候,是你们让我重新看到希望,虽然我们有的素未谋面,有的从未见过,有的我只能看到善款上的名字,可能永远也见不到你的真身,你们对我如亲人一般关爱,呵护,你们对我的恩德,我一辈子铭记在心,没有什么华丽的语言,没有什么豪情话语,我对你们的感谢不会减少一分,感谢侨胞们对我的关心,对我的帮助,和无私的奉献,希望大家能感受到我最真诚的谢意。。。

5.jpg
厄瓜多尔华人善款名单,不含中国国内善心人士(排名不分先后)
马査拉福音中心—7000美元
厄瓜多尔中国福建同乡会理事会—5000美元
厄瓜多尔华人华侨总商会—2000美元
庄峰—1000美元
陈延斌—500美元
严华—360美元
郑三俤—500美元
笑明—100美元
李凯凡—500美元
阿宝—100美元
姚燕、庄吓嫩—500美元
姚仁进—500美元
阿星—100美元
王志平—500美元
吴远全—1300美元
杨建华—5000美元

这篇文章来之刘星。逝者丈夫
微信: 22995452
电话: 00593-960724008

厄瓜多尔华人网微信公众号:echuaren

厄瓜多尔华人网咨询中心微信号:21435079

欢迎关注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10-27 04:15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为什么不土葬?土葬有个墓可以每年去拜祭。火葬什么都没有啦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 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厄瓜多尔华人网    

GMT-5, 2019-11-20 04:50 , Processed in 0.202562 second(s), 3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 Designed by ARTERY.cn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